公共用户名:
户名:金版学案
密码:2853626
输入搜索关键词:
慧源科教新闻中心
新闻资讯类别

用户登录
用户名:
密  码:
验证码:
忘记密码?
新闻中心
你还会相信一份执着千年的爱情吗?
发布日期:2018-8-15 14:23:00    该文章已被浏览了2070


  原创:洪心琴 

  洪心琴湖南武冈人,中学英语高级教师。发表教育教学论文二十多篇,独立编著三本教学著作。曾任《名家指路》、《金榜一号》等丛书的英语学科主编。曾在《湖南经济报》、《今日女 报》、《广州青年报》、《湖南作协网》发表多篇小小说、散文。

  作者按女性红斑狼疮患者不能结婚不能怀孕的说法,并无科学依据,但当时给女主人公看病的医生的确是这么说的。这也是很多普通人对此病的一个误解。

等你一千年

  “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

  阿贵,我武冈二中118乙班的同学,1981年与我考入同一所大学他学中文,我学英语。我们虽同学多年,可直到大学毕业,我和他也只有路上相遇时点个头的交情,未曾预料到后来他那段凄美曲折的爱情故事,让我至今都记得他,由衷地敬佩他。

  记得大学毕业后的一个晚上,我去武冈乐洋电影院看电影,碰巧阿贵就坐在我后面。满脸幸福的阿贵,喜滋滋地把他身边的女孩介绍给我,我就这样认识了兰子。兰子知道我在三中教书,特别高兴,她说她家离我们学校很近。此后,兰子来找过我几次,看似和我闲聊,三言两语后,她总能把谈话的中心绕到阿贵身上。

  阿贵和兰子的相识,颇有戏剧色彩。在邵阳开往武冈的大巴上,阿贵偶然与兰子邻座。那时的邵武公路,比不上现在的村道。路面不宽,这里一个坑,那里一个坡。路上的车辆就像间歇性精神病患者,跌跌撞撞地让人不放心。车上的乘客一路上都被震得左摇右晃,极不舒服。路况这么差,车速上不去,一百四十多公里的距离,至少得跑四个小时,因此,乘客晕车便是常见现象。那天,兰子就禁不住颠簸,一直晕乎乎地靠在前座的椅背上,双眼紧闭,脸色苍白,胃里一片翻江倒海。那时,大巴上还不兴为乘客准备塑料袋,兰子只得用双手扒开车窗,想将秽物吐到窗外。可恼人的是,车窗关得特别紧,她怎么也拉不开。秽物已从她的嘴里喷出来,鼻腔里也有辣的感觉。这时,阿贵站起来,伸手帮她打开了车窗。兰子立马将头伸出窗外,胃里的食物喷涌而出。然后,她无力地坐下,掏出手帕,狼狈地擦嘴,清理鼻腔中的脏物。然后,看着溅落在身上的秽物一筹莫展,因为她的手帕已脏得不能再用了。见此情景,阿贵立刻把自己的手帕给她。兰子接过手帕时,刚好与阿贵四目相对。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赶紧把眼睛转向窗外,心里却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这就是他们美好爱情的开始。

  阿贵和兰子恋爱了,这消息像长了翅膀,很快在熟人朋友间传开。几乎每个人都羡慕阿贵,说他运气好,找了武冈城最漂亮的姑娘。的确,兰子的美是显而易见的:高挑的身材,弯弯的眉毛,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挺拔的鼻梁,让她的脸立体而生动;微微上翘的嘴角,使她无论什么时候都带着笑意;特别是她那红润的脸色,总让人想起盛开的桃花。总之,青春,靓丽,文静,兰子是那种见一面就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漂亮姑娘。所以,单位的有些同事常常故意打趣他:“阿贵,你对兰子可真是百般迁就万般呵护啊。也难怪,我要是有你这样的福气,找个大美人,也会像你一样紧张她,捧到手里怕碎了,含在口里怕化了。哈哈哈……”每当这时,阿贵就会“呼”地站起来,一手撑在办公桌上,一手摸着前额,极认真地对同事说:“兰子人好,我看重的是人品,人-----品-------!”他的大声叫喊,他那满脸尴尬的红色,再加上他那独特的站姿,常常引发同事们更多的善意取笑。阿贵说声“懒得理你们”,重新坐下,心里真的有一点儿生气:“你们这些人,只看外表,怎么看不到兰子的心有多好!”

  兰子却为自己只是普通工人有几分自卑,生怕阿贵嫌弃她。那时大学生少,人们对大学生总要高看一眼,更何况阿贵学历高,而且年纪轻轻,就是银行的高级经理,这是多么令人眼热的职位啊!兰子总有“高攀”的感觉。所以,当他们漫步在资江岸边,或是相拥于夜幕笼罩的皇城坪,或在冷饮店相对而坐时,冷不丁兰子就会冒出一句:“阿贵,你真的喜欢我吗?”阿贵什么都不说,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笑。兰子就更紧张,一再追问:“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阿贵却还是不说话,只是轻轻地点点头。兰子似乎还不放心,接着追问:“我就一工人,你喜欢我什么呢?”阿贵沉吟片刻,说:“喜欢你傻。”兰子对这答案不满意,嘟嘟哝哝地说:“谁信呢?傻有什么好?骗我!阿贵,我告诉你,我是上天派来管狗的神,如果哪天我知道你是骗我的,我就要全世界的狗都来咬你,你信不信?”阿贵说:“不信,我不信你有这么狠。”“那你就等着瞧呗。”兰子又嘟哝一声,然后失望地撅起嘴,那凸起的嘴唇似有万千情意,阿贵的心里瞬间充满柔情。

  阿贵懂得兰子的不安。有天晚上,他们看完电影《翠竹青青》后,阿贵送兰子回家。临分别时,他递给兰子一封信。兰子进到家门,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,展开信纸,一首小诗让她的心狂跳不已。“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面对阿贵的真情表白,兰子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冲出家门,追上阿贵,从后面一把抱住阿贵的腰,急切地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心话?”阿贵先是吓一跳,随即紧紧抓住兰子的手,坚定地说:“真心话!”兰子安静地靠着阿贵的后背,感觉一辈子有了依靠。认识阿贵快一年了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阿贵,她觉得特别踏实。她想,阿贵的确是值得她托付终身的人。自然而然的,两人开始讨论结婚,约会时也会遐想婚后生活。

  就在他们在各自单位申请结婚介绍信、准备去民政局登记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兰子的脸上有了变化,好看的桃花变成了暗红色的小斑块。这些斑斑点点的东西有明显的边界,时不时地,兰子总会觉得膝盖疼痛。阿贵带兰子上省城去找舅舅,他的舅舅在省城的大医院做医生。舅舅帮着联系医生,陪着兰子做一项项检查。几天后,结果出来了:红斑狼疮!舅舅私下里郑重其事地告诉阿贵:“红斑狼疮是皮肤癌的一种,目前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,但是,精心照顾,配合治疗,可能会延长患者的生命。”阿贵说:“这个没问题,结婚后照顾她更方便了。”舅舅说:“不能结婚!我说的是兰子不能做正常的妻子,更不能怀孩子,那对她很危险,会急剧地加重她的病情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舅舅的话,犹如晴天霹雳,炸得阿贵脑中一片空白。他跌坐在椅子上,沉默了许久。

  那天晚上,兰子把头蒙在被窝里,悄悄地抹眼泪。白天在医院里,她强打精神,尽力掩饰自己的惊慌和难过。现在好了,没人看着她,她可以让眼泪尽情地流。正是花一般的年华,突然要和死神打交道,曾经的美好将成为永远的过去。未来呢?她还有未来吗?她的未来除了吃药打针等死,还会有别的内容吗?想到这些,她怎能不泪如雨下?眼泪流干了,她开始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:她还要和阿贵结婚吗?和阿贵相处的幸福画面,一个一个地在她脑海中闪现,他带给自己多少快乐啊!她的生命中怎么可以没有他?可是,如果和他结婚,她能带给阿贵幸福吗?自己生死难料,却要死死捆住一个爱自己的人,是不是太自私?是不是很残忍?兰子的心里电闪雷鸣,风狂雨暴。她挣扎着,一夜一夜地合不上眼。

  终于,在返回县城的前夜,兰子对阿贵说:“一直以来,我非常依赖你,以为没有你,我就不能活。这两天,我一次次认真地问自己,我真有那么爱你吗?我越想,越觉得那只是一个错觉。我们分手吧!”回到武冈后,兰子对阿贵避而不见,阿贵一次次去她家追问恳求,换来的也只是紧闭的大门。

  阿贵寝食不安。他知道兰子是不想拖累自己,才如此决绝。他在心里反复问自己:能放下兰子吗?当然不能!是同情她吗?有那么一点,但最主要的是兰子在他心里扎了根,他们有了刻骨铭心的幸福记忆,有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承诺,他不能丢下她,不能让她独自与病魔抗争,他必须和她一起面对命运的严峻考验。他坚信,爱一定能创造生命的奇迹。想到此,他主意已定。无论如何,他必须和兰子在一起。只要他们在一起,这世界就是温暖的,生活也是有滋有味的。他一定要好好爱她,呵护她,让她的生命之花美丽而长久地绽放在幸福的爱情里。

  阿贵的决定让许多人着了慌。父母从乡下赶来了,他们说:“这么多好姑娘,你怎么偏要找个癌症病人?我们不想苛求你,你就找个健康的女孩,结婚,生子,好好生活,行不行?”一拨又一拨的亲戚都来劝说他:“婚姻是大事,你和她一结婚,想要摆脱她就难了,到时候骑虎难下,你就被动了。赶紧放弃和她结婚的想法,找个健康的好姑娘,好好过日子,总得给自己留个后吧?”大学好友写信来了:“阿贵,这事非同小可!你若坚持,你们虽有婚姻之名,却没有夫妻之实,看起来是坚守爱情,但生活中爱情并不是一切,望你慎重考虑,否则不仅害了你自己,也会伤害了兰子。”阿贵感谢大家的关心,却没有动摇和兰子结婚的决心,他克服了重重阻力,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他和兰子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  奇迹真的发生了!兰子的症状慢慢地减轻了!她脸上那病态的暗红在淡化。复检时,兰子的各项指标都有改善。有爱情的抚慰,她的精神状态也一天天好转。许多人不由得竖起大拇指,说阿贵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。夫妻俩更是深信幸运会降临,他们一定能过正常人的生活,他们一定会有幸福快乐的好日子!

  可是,人生的无常,往往超出所有人的想象。就在兰子的病一天天好转时,就在他们畅想幸福的未来时,一场车祸夺走了阿贵年轻的生命。在他的追悼会上,看到被痛苦折磨得不像人样的兰子,我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安慰她,只能一遍遍对她说:“节哀顺变,保重身体!”那一刻我才深深体会到言辞的苍白和无力……

  那之后,为了生计,我离开武冈,漂泊到了广东,将近二十年都没有和昔日的同学朋友联系。许多往事都已淡忘,但阿贵和兰子的爱情故事依然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。今年清明,我回家祭祖,返程途中,在邵阳作短暂停留,与几个老同学共进午餐。席间有人说到阿贵,我就忍不住问兰子的情形。同学说:“兰子早就痊愈了,她现在也在邵阳,一直没结婚。你都不知道她生活得多积极!几乎天天都在练习民族舞,天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脸上总是灿烂的笑,身材气色真是好极了,根本看不出她是五十好几的人!”我说:“阿贵走时,她才二十几岁。这么多年一个人太孤单了。我猜她是在外强颜欢笑,回家暗自落泪。你们为什么不帮她物色一个合适的?”同学说:“我们都劝过她,要她找个伴。可她说:‘不找了,佛告诉我人死后,至多四十九天就转世投胎了,这样算来,阿贵已经二十多岁,也许他正在着急地找我呢,我得等着阿贵。’我问她你还真信有来世?她说:‘我信,信就有的。我要好好生活,保持原来的样子,不然我变得老了丑了,阿贵可能认不出我,那样就真错过了。就算没有来世,我也愿等着他,我要等他一千年!’”

  此时此刻,回想起这些,我的心难以平静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中,这份纯粹、执着的真爱带给人们的感动与启迪是无量的。过去千万世的因缘合和牵引着阿贵和兰子相识,相知,相 守,又将指引着他们在未来千万世寻觅着彼此。看着身边行色匆匆的人群,我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别样的感受,仿佛那个苦苦寻觅着兰子的阿贵,已经悄悄走过了我的身边。

【返回上一页】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积分规则 | 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
声明: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E-mail:hechengbooks@126.com
CopyRight©2006-2010 高中教学网 www.gzjxw.net, All Rights Reserved.
粤ICP备 09172524号